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十章 太子相救

作者:苏缱绻字数:3072更新时间:2022-11-24 23:15:18
  耳边风声呼啸而过,随之而来的,则是不远处传来的杂乱脚步声。
  谢言晚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,她等得就是此刻。
  鞭子带出的凌厉力道朝着谢言晚袭来,她却不闪不避,等待着那鞭子落到自己身上。
  做戏嘛,没有全套怎么演下去?
  然而,预料中的疼痛却并未来临。
  下一刻,谢言晚便被带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,而后便有男子冷冷的声音响起:“谢家的县主好大的威风,对家中的长姐也是这般要打要杀的么!”
  男人身上带着富贵的龙涎香气,即便隔着厚厚的棉服,也遮掩不住。而那其中,更带了几分铁锈的腥气。
  那是血的味道。
  这个男人,生生的替谢言晚扛下了这一鞭子!
  谢言晚猛地睁开眼,待得看清来人的模样后,顿时如受惊的小兔子一般脱离了男人的怀抱,恭谨的敛裙行礼道:“臣女给太子请安。”
  来人一袭衮了金边的墨色长袍,外罩同色的大麾,一双眸子沉寂如水,兼之有怒色浮动。
  他生的格外好,俊眼修眉,面如冠玉,纵使眼眸带怒,却并不妨碍这分好颜色。
  赫然是太子上官翰烨。
  女子低眉敛眼,模样格外的乖顺,只是那颤抖的双肩,却出卖了她此刻的情绪。
  她在害怕。
  一想到方才那惊险的一幕,上官翰烨的怒意顿时增加了几分,看向谢琳琅的眸子越发不善了起来。
  谢琳琅再跋扈,也明白自己此刻犯了大错,登时将手中的鞭子一扔,带着几分惊惶愤道:“太子哥哥,对不起对不起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。”说到这里,她又指着谢言晚道:“贱人,你竟然敢让太子哥哥为你挡鞭子,还真是将我说的话当做耳旁风了么!”
  “住口!你还嫌闹得不大么!”
  中气十足的吼声响起,谢琳琅浑身一瑟缩,眼眸内的恼怒越发浓烈。都是因为谢言晚这个贱人,竟然连父亲也吼她!
  谢逍遥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谢琳琅,又冲着下人道:“你们还愣着做什么,快传府医啊!”
  上官翰烨冷眼看着这一幕,眼前怯懦温柔的女子,和嚣张跋扈的谢琳琅,更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  他冷冰冰的勾起唇角,淡淡道:“往日里只知谢家嫡长女在家中不受宠,今日一见,竟连个下人都不如。谢尚书,谢家的家风可真让本宫开眼啊。”
  他唇角还带着几分笑意,可是那眸子却是寒凉如水,来自上位者的威压展露无疑。
  谢逍遥暗骂一声谢琳琅蠢货,又擦了擦额头的冷汗,恭声道:“太子恕罪,老臣定当严惩此事!来人,将二小姐带回房中,没我的命令不准踏出半步!殿下,天寒地冻,还请去房中,让府医为您诊治一番吧。”
  方才谢琳琅那一鞭子下足了力气,这血腥味儿浓烈的谢逍遥想忽略都忽略不得。
  上官翰烨却并不理会他的话,只是无意中抬眸,看到谢言晚的脸色之后,顿时放柔了声音道:“谢小姐,你没事儿吧?”
  谢言晚在众人看向自己的时候,越发瑟缩了一下,诺诺道:“无,无妨,多谢太子。都是臣女不好,还请太子殿下恕罪。”
  “你何罪之有,即便是请罪,也无需你来。”上官翰烨虽然是在对谢言晚说话,可是那眼神却在看着谢琳琅。
  见状,谢琳琅心中的火气燃烧的更旺了几分,恨不能当场划了谢言晚的脸。
  “这是怎么了?”
  见到萧念出现,谢琳琅顿时像找到了救星一般,跺着脚走过去,委屈道:“母亲,您要为我做主啊。”
  萧念目光凌厉的看了眼谢言晚,又收回目光道:“太子也来了啊。”
  “见过姑母。”
  上官翰烨略微点了点头,便算是请安。只是那神情里却带了几分冷漠。他是当今皇后所出,皇后母族跟萧家一向在政见上不和,连带着上官翰烨也跟这个表了一辈儿的姑姑没什么敬意。
  萧念自然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,所以她直接便将目光转向了正事儿。
  “晚儿,你是长姐,你且说说,这是怎么了,可是又吵嘴了么?”
  她轻描淡写的几句话,便将这次的事件定性为了小孩子拌嘴。
  谢言晚唇角微勾,想要粉饰太平啊,那怎么成呢?
  “母亲息怒,晚儿不知何处惹到妹妹,竟让她大动肝火。我为长姐,让着妹妹是应该的,只是不想却连累了太子。”
  面前女子泫然欲泣的模样,顿时让谢琳琅的火气积累到了临界点,她咬牙的指着谢言晚道:“你要不要脸?方才分明是先拧断我左臂在先,我这才还手的。母亲若不信,大可让府医来看看,女儿的左臂这会儿还疼的要死呢!”
  她脸上的苍白和汗珠不似作伪,萧念心中一紧,眼神也不善了起来。
  就连谢逍遥也是一怔,看向谢言晚冷声问道:“你妹妹说的可是事实?你小小年纪,为何下手如此狠毒!”
  谢言晚垂眸冷笑,扑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,仓皇道:“父亲明鉴,女儿没有。”说到这里,她又垂泪道:“女儿虽然身份低微,可到底是谢家的人,怎能做出骨肉相残之事?那与禽兽岂不是等同一般么!”
  这话一出,谢琳琅顿时觉得她指桑骂槐,毕竟,她可是真的做出过这种禽兽事儿呢。
  然而她才踏出一步,便被萧念暗自拉住,开口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让府医来查验吧,琳琅,若是你说谎污蔑你姐姐,我可不饶你。”
  后一句话她没有说出来,谢言晚却懂。若不是污蔑,萧念绝对会大做文章。
  “既然是要公道,那还是太医更可靠一些。安朗,拿着本宫的腰牌,去请刘太医来一趟。”
  上官翰烨说罢,萧念的脸变了一变,从牙缝里挤出一句:“太子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  上官翰烨看向萧念,微微一笑道:“自然是依着姑母的意思,求个公道啊。”
  萧念发作不得,回眸看向谢逍遥,却见对方只是拱手道:“太子殿下,外面天冷,不如去房内等太医前来吧。”
  “也好。”
  上官翰烨微一点头,无意中回眸,便看到谢言晚隐忍哀婉的表情。他心中没来由一疼,竟伸出手拉住谢言晚,温声道:“莫怕,太医来了,自有公道。”
  肩膀上的疼痛,似乎都抵不过眼前女子一个受委屈的表情。
  男人的手接触到她的掌心时,谢言晚下意识想要躲开,却终究没有动弹,只是惊惶道:“臣女多谢太子。”
  而这一幕,更让一旁的谢琳琅咬碎了满口银牙。
  谢言晚,这个小贱人!
  太医来的很快。
  只是在看到房间内众人的神情之后,刘太医到底还是咯噔了一下。
  偏他还在思索的时候,就听到上官翰烨淡淡的声音响起:“刘太医尽管好生诊治,务必要实事求是。”
  这下,刘太医所有的心思都没了,恭声道:“微臣遵旨。”
  谢琳琅紧紧地盯着刘太医为自己诊治的手,眼睛一眨不眨,那急切都快从眼睛里蹦出来了。
  “回太子,回郡主、谢大人,县主并无大碍,只是最近天冷,她受了些寒气,夜里多加些炭火便无碍了。”
  刘太医话音刚落,谢琳琅就忍不住站起来尖声道:“你说什么?不可能!谢言晚分明将我胳膊扭断了,那么疼怎么会没事儿呢?你这个庸医!”
  听到谢琳琅的话,刘太医顿时甩袖冷哼道:“县主若是信不过微臣,大可以找旁人来看。”
  闻言,萧念顿时瞪了一眼谢琳琅,而后好言道:“太医莫要生气,是小女莽撞了。她,果真无事么?”
  这刘太医可是给太后看诊过的,连太后都夸赞的医术,谢琳琅却说出这话来,岂不是明摆着打了太后的脸么!
  刘太医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,点头道:“当真无事。”说着,他又有些犹豫的看向谢言晚,道:“这位小姐,可否容老夫为你诊治一番?”
  谢言晚比不得其他人,她是在场唯一一个没有品级的。听得太医的话,她眼眸闪过一抹讶然,旋即伸出手去,柔声道:“有劳太医了。”
  只是心里却在犯嘀咕,这太医是太子请来的,应该跟凤栖止这厮没关系才对。他眼下这是什么意思?
  刘太医诊脉之后,脸色凝重的看了一眼谢言晚,先是询问了一些症状,见谢言晚一一答上,顿时叹息道:“老夫果然没看错,你邪寒入体,加之思虑过度,体内更有淤血堆积。如今数病积累下来,幸亏发现的早,否则此生病体缠身,且再难受孕!”
  听得他这话,饶是谢言晚也不由得有些诧异。她原以为这太医是跟凤栖止串通了什么,不想竟真的是为自己诊脉。且这些症状,每一样她都对得上。
  她倒是不担心子嗣问题,病体沉疴也无妨,等到大仇得报,这世界便再无留恋。
  然而她不在意,却并不代表没有人在意。
  这话一出,屋内众人的脸色可谓是精彩纷呈。
  “不可能,怎么会这样?”谢琳琅更是直接便站起了身子,不可置信道:“分明身体不适的是我,为什么是她呢?”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