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我有一座随身海岛[天灾] 第108节

作者:挽星霜字数:4524更新时间:2023-01-26 00:43:54
  ————
  在这段忙碌的播种季,梁康时做的面包窑派上了大用场。每个人都有数不完的活做,根本就没有做饭的时间。甄敏想了想,干脆用面包窑烙了几十个烧饼,几个人去地里忙活的时候,中午也不回来吃饭,就拿出烧饼用随身携带的小刀在中间划上一刀,再打开一罐甄敏以前做好的鸡肉酱或者酱菜,夹到烧饼里做馅儿,简简单单一顿午饭就凑合出来了。
  等春耕结束,烧饼也吃腻了,面包窑一个月再没开火。
  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清闲了不少,趁这个机会,他们收拾了一下门前的小花园。
  梁衔月的大姨甄丽来到塔城基地以后还是做着原来的工作,现在已经是分管蔬菜生产的小管事了,手底下有七八个人。她听说妹妹有了一个农场,想法子买来了一些果树和灌木。
  果树也没什么珍贵的品种,眼下基地里也不种什么稀奇的水果,就捡着生长快、好养活、产量高的果树种。
  甄丽给他们弄来了几棵李子树、梨树和杏树,还有一些蓝莓。
  花园的地方小,每种果树种下一棵以后,多余的就被挪到了农场西边的果园里。剩下的地方种了些薄荷和迷迭香,甄敏嫌花园里颜色单调,干脆又种了几丛小米椒,说是红彤彤的看着好看。
  此后他们家人只要出门去,路边看到些大朵的野花,就整棵刨下来带回家里。有的野花还真是漂亮,其中就有一种开着很鲜艳的黄色花朵,花朵的形状有些像百合,瓣瓣舒展,露出中间鲜红的花蕊。
  如果不说这是野花,还以为是细心呵护的观赏花种。
  ————
  这段时间还发生了一件趣事,小黑短暂的拥有了一个老婆。
  农场太大,人看护不过来是常事,很多农场主都想方设法的弄来小狗养着。青桃谷农场的邻居,原来的4号农场,赵爷爷家里有一只小母狗,到了可以怀孕生崽的年纪,正在到处找狗配种。
  听说梁衔月家有两只大狗,赵爷爷立刻派儿子开车带着家里的狗来相亲。
  赵大叔是懂一点相狗的,一看到梁衔月家的小黑和大青就赞不绝口,夸奖他们养得好。而梁衔月家的这两只单身狗打一出生就没见过其他的小母狗,这下又是羞涩又是激动。
  小黑献宝一样把自己收集的各种玩具推到小母狗面前,里面有光滑的石块、梁衔月随手团成的草球、梁康时用木头削的骨头等等。大青也不知道是不是缺心眼,咬着小母狗的项圈邀请它去睡自己的窝,把人家吓得够呛。
  两只狗都对人家有意思,就轮到赵大叔选狗女婿了。大清和小黑都是大体型,好在这只小母狗也不是什么小型犬,赵大叔也是要养狗来看农场的,小狗可对抗不了野兽。
  最后赵大叔选定了小黑,他觉得小黑的性格更加沉稳。梁衔月也惊讶于赵大叔的眼光实在毒辣,才相处短短半天就能看出两只狗的性格特点,小黑确实是稳重一些,虽然偶尔也调皮捣蛋,但小黑能把握住分寸。大青就像长不大似的,激动起来就是个人来疯。
  选好了以后,赵大叔留下了自己家的小母狗和给小黑的营养费——两根磨牙的大骨头,就心满意足地走了,与梁衔月约定好一周之后来接狗。
  算起来,小黑和大青都是七岁的大狗了,虽然也说不上垂垂老矣,可也是狗到中年,梁衔月还十分担心小黑心有余而力不足,蹲在给他们准备的房间里观察了好几天。
  事实证明,小黑的身体还不错。
  不过大青不明白为什么要把自己和小黑分开,一直想尽办法往小黑和母狗的屋子里钻。有一次还真让它跑进去了,赵大叔来接自家的小母狗时,梁衔月还有那么一瞬间的心虚。幸好两个多月过后,赵大叔抱回来的小狗是黑黄花纹的,才让梁衔月这颗悬在空中的心落了地。
  狗妈妈一共生了七只狗崽,赵大叔自己留了三只,送给梁衔月两只,剩下两只似乎是卖给其他农场主了。
  多了两只小狗崽,青桃谷农场又热闹许多。不过小黑似乎并不明白这是它的孩子。还会因为梁衔月照看小狗时间更久,气闷到扭过头去。
  等到两只大狗终于愿意和小狗一起玩时,农场里来了只偷鸡的黄鼠狼。
  这只黄鼠狼体型很小,以至于钻过了鸡舍的栅栏,趁着夜色深沉跑到了鸡窝那边。狗狗们的窝就待在鸡舍附近,听到鸡的叫声立刻窜了出去,撵走了黄鼠狼。等梁衔月听到声音打着手电筒找过来时,只在草地上发现了斑斑血迹,黄鼠狼早已没了踪影。
  这血也不是黄鼠狼的,是被它咬伤的一只鸡留下来的。幸好小黑它们发现及时,这只鸡还没有被咬死,只是受了伤,又被吓到了,好几天都无精打采。
  不只是这只受害鸡,其他的母鸡也同样受了惊吓,这几天鸡蛋的产量直线下降。
  青桃谷农场现在的鸡群规模很大,已经开辟出了三个鸡舍,每个鸡舍差不多有七十只鸡。这其中,两个鸡舍专门饲养母鸡,另一个则是养殖与母鸡一同孵化出来,却只长肉不下蛋的公鸡。
  梁衔月他们每周三和周日都会去一次塔城基地,把这几天的鸡蛋送过去卖。公鸡长到了可以杀掉吃肉的时候,也是一样拉到基地卖掉。
  对于鸡蛋和鸡肉的定价,梁衔月也和基地争取过。其他农场也养殖鸡,有的和梁衔月家一样,圈出很大一块地供鸡跑动。这种散养的鸡平时运动量大,能吃到泥土里翻出来的小虫,肉质更好,生长期长,连这样的鸡下出的蛋味道也和笼养母鸡不一样。
  可东西拿到基地去卖,也分辨不出是什么样的养殖方法。要是按一样的价格卖掉,那他们才是吃了大亏。
  基地对接的负责人也认真思考了梁衔月提出来的这个问题,最后商讨出来的结果是由基地几个农场进行认证,通过实地考察和日后随机检查的方式,确定各个农场养鸡的方式,给予不同的价位。
  后来农场们的产出越来越多,基地这边又有了一个计划。就是为他们建立一个农产品超市,梁衔月这些农场主拿过来的东西先放在超市里供基地的人选购,这样零卖的价格更高,在保质期内卖不掉的产品,基地再按照底价收购。
  农场主可以自己决定要不要加入超市供应商的行列,因为加入以后,可能就会涉及基地不定期派人到农场实地查看,检查鸡舍是否整洁、蔬菜的农药剂量是否超标等等。
  梁衔月认为自家的产品质量优秀,很有竞争力,立刻选择加入。
  在最近的这一个月里,梁衔月卖掉了近2500枚鸡蛋,收入5000新币。卖掉公鸡30只,收入3000新币,还有一些种在花园和温室里吃不完的蔬菜,总计收入将近九千新币。
  不过这些都没有去掉人工和饲料的成本,实际净赚有一半就不错了,可这是梁衔月经营农场以来第一次见到回头钱,更让她确信自己能够经营好这个农场。
  ————
  农场里杂事很多,九只羊要经常赶出去吃草。原本是割草回来喂它们的,梁衔月算了算,这工程量实在太大,而且没什么必要。农场里生长着青草的地方多得很,干脆挑选一些有围栏的地方,直接把羊赶进去,等这片草地吃尽了,就换到下一片。
  两只猪是最好养的,它们不需要太大的空间,也并不挑食。每天就是在属于自己的这片草地上用长鼻子拱来拱去,把泥土都拱的翻开,草根全都露了出来,梁衔月观察了几次,也没看清楚它们在吃什么。
  甄敏说猪在吃草根,梁康时说吃的是虫子,最后家里真的实实在在养过七八年猪的万翠揭晓答案:“什么都吃!有时还吃两口泥,说是能补充什么、哦,矿物质!反正猪知道自己缺什么,它聪明着呢。”
  农场里养着各种牲畜,人人都变成了兽医,一些小毛病自己就能帮着配药。基地的宣讲课一直都有,不过农场主们的经营步入正轨,也变得更加忙碌以后,宣讲课就由一周一次改成了两周一次。梁衔月一家轮流去听课,有时也会带着很多问题。
  养鸡最怕的就是传染病的出现,以鸡舍的密度,很快就会大规模传播,几乎没有鸡能逃过,只能成群扑杀。养鸡这么久,不可能没有一只鸡生病,每当发现精神不振,明显蔫下去的鸡,梁衔月就赶紧把它单独放到一个笼子里养着。余下的几天更要频繁的观察鸡舍里的其他鸡有没有出现相似的症状。好在每次生病的鸡都只是普通的感冒或者腹泻,不是梁衔月最担心的传染病。
  讲课的专家听到他们的担忧,借给他们一些关于防治禽类传染病的书籍,大家都看得很认真。
  小黑的两个儿子,梁衔月是真的打算当牧羊犬培养的。至少也要成为合格的守卫犬,能在有野兽袭击农场牲畜的时候挺身而出。不知是小黑的基因太强大,还是孙大叔特意挑了与小黑最像的两只狗送过来,这两只小狗都和小黑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。
  一个机灵些,一个更温和些,都很听话,只是现在年纪太小,还看不出训练的成果。几只狗除了爱去农场西边的小河里玩儿,就是在牧草地里翻滚。
  那条小河也有水流汹涌的河段,梁衔月除了偶尔去果园的时候会把它们带上,并且只让它们在浅滩里玩以外,是严格禁止狗狗小队到河边去的。大狗还好一点,小狗才几个月,河边还是太危险。于是它们就找到了另一个游乐场,那就是茂盛的牧草地。
  牧草长得又茂盛又高,连这里最高大的大青钻进去,也会瞬间消失在草地里。梁衔月不知道几只狗在里面玩什么,可能是捉迷藏,可能只是疯跑。偶尔看到哪片牧草猛烈的晃动,那里保准有一只狗。
  这段快乐的时光终结于牧草收割。牧草比小麦和玉米成熟的时间要早得多,两三个月就可以收获。摇曳的牧草变成了打包好的草捆,地上只留下短短的草茬,等待着第二茬牧草的生长。
  几只狗再次来到牧草地,发现它们的快乐一夜之间飞走了,眼里满满的都是疑惑。
  时间转眼来到了秋天,最先为农场营收的是果园。果园里的树并不多,还都是今年开春才移植的,只零零散散的结了几个果子,不过这已经大大超过了梁衔月的期望,还以为今年不会结果子了呢!
  空间里吃不完的果子也被梁衔月拿出来,移花接木,只说这是青桃谷农场里的果子,拿到基地的农产品超市里售卖。果园的规模不大,梁衔月又一直很忙碌,就没有做专业果农会考虑到的套袋等工作,长出来的果子大多数都还算完好,但也有不少有些影响品相的疤痕。
  然而所有的水果在农产品超市都十分受欢迎,根本等不到基地用低价收购,就全都被民众们买走了。
  鸡蛋、鸭蛋、蔬菜、牧草、水果还有粮食,青桃谷农场真的成了一个集养殖、果蔬、种植为一体的综合性农场。有些规模还很小,但摊子总会慢慢铺开。
  ————
  初秋过去,很快就到了收获的金秋。
  这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早晨,太阳还没升起来,空气是凉爽而清新的。房屋、果树、鸡舍和农场的栅栏后面拖着长长的影子。鸡群像一片云一样聚了又散,跑来跑去,羊低头啃着地上的草,偶尔咩咩的叫两声。猪还躺在自己的窝棚里,细细的尾巴慢悠悠的甩着地面。一阵风吹过,金黄色的麦田像是燃烧一样摇晃了起来。从基地租来的收割机正在开进农场,所有人都提前来到了场院里,梁衔月一家、黄一峰夫妇、季明岑、甄丽和她的女儿,还有梁何、万翠和他们放假的孩子。
  没有人愿意错过青桃谷农场的第一次秋收。
  庞大的机器转进田里。麦子整齐的倒下,变成颗颗麦粒从收割机的出口吐出来,哗啦啦的落在一旁的货车上。
  “收麦子喽!”小孩子既惊喜又新奇的声音远远传来。
  梁衔月勾起嘴角,脚下是她安身立命的农场,身边是她爱的人,眼前还有数不清的、美好又充满希望的每一天。
  她很幸福。
  作者有话说:
  全文完结!有缘再见!
  下本开【废土生存辅助系统】或者【山海食堂】,感兴趣的移步专栏收藏一下吧~感谢在2022-12-06 22:16:20~2022-12-09 00:02:0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  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:chevonne 1个;
  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:阿神是神的神 40瓶;秋月白 20瓶;空、美丽心情 10瓶;涵涵妈 5瓶;小冒泡、离楚 1瓶;
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